航天科普
基础知识
太空探索
卫星及应用
运载与发射
载人航天
航天词库
航天计划
航天英雄
更多>>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 >>  航天社区  >>  航天科普  >>  太空探索 >> 正文
偶像经济催生集资热明星演唱会背后的饭圈狂欢
来源: 经济形势年中看:工业高质量生长基础不停夯实     日期:2018-10-19     字体:【】【】【

原题目:偶像经济催生集资热 明星演唱会背后的饭圈狂欢

  正上大三的小敏最近很忙,抢票、划定应援区域、购置灯箱,招呼人去现场……由于自己“爱豆”(“偶像”英文idol一词的谐音——记者注)的一场5周年演唱会,小敏已履历了长达2个月的虐粉和battle(网络盛行语,此处同PK——记者注)。

现在的粉丝群体叫“饭”,他们组成的圈子叫“饭圈”“饭团”。正所谓“一入饭圈深似海,今后爱豆是内人”,这句话是当下饭圈的真实写照。

以前追某个明星或乐队,最多就是买专辑,看演唱会,基本都是散粉,并没有饭圈的观点。近年来,随着粉丝群体扩大,偶像经济不停生长,催生出为偶像买周边(衍生产物)、租广告位做宣传、投票以及做慈善公益运动等多种方式。为给爱豆博取好感度,粉丝天天除了忙着刷销量,社交网站上刷话题、讨论量,到场事前投票、现场投票等,还要对爱豆新作品举行极速安利(网络用语,指强烈推荐)。

小敏的爱豆是海内某着名偶像男团的成员之一,饭圈里把她这样的粉丝叫“唯饭”。“会为明星花钱,一方面买专辑和官方周边,二是买机票、门票去看演出,三就是应援的用度了。”小敏说,每年组合的周年演唱会或庆典都是“唯饭”的应援大战。每个明星或组合都有官方应援色,整体有一个应援色,每个成员又会有单独的应援色。

“为了让演唱会现场多一点爱豆的应援色,圈里人今年的主要使命就是battle灯牌。”从很早最先,小敏所在的饭圈就最先招呼各人买灯牌。购置通常由后援会和大粉招呼,从各个组织生长到全圈招呼。“买灯牌就是越多越好!”小敏一口吻买了8块1平方米面积的灯牌,每块灯牌售价188元。

应援会的成员“基本都买了,不去的也会孝敬”,小玉有事不能去演唱会现场,便到场了网络筹款集资买灯牌。“筹款群都是暂时组建的”,小玉说,这次买灯牌是应援会在微吧起头招呼,筹款方式有许多种,而且不停创新。“前段时间支付宝有个扫码领红包,我们就让一个大粉发个收款二维码,其他人扫码消耗,红包收益可以是很大一笔钱,拿去购置灯牌。固然也有直接通过微信、支付宝转账或自行购置的。”

小玉到场的应援筹款运动,支付宝红包收益几万元,粉丝直接转账也有几万元。总数详细是几多,小玉表现“没有完全公然以是不清晰”。像小玉这样的饭圈成员不在少数,他们知道应援筹款历程只能做到半公然化,也知道其中有暗账,但面临每次筹款,仍会义无反顾地支持。

“暗账不行制止,应援集资的钱是不会完全公然的。”小敏说,由于部门钱款会用来公关,如投放到报纸杂志和自媒体代言产物类的宣传上。这都是不能公然的部门,公然会让对家完全相识自家的情形。“纵然有暗账,只要绝大部门钱都花在该花的地方了,数额不高就不会有人深究。”

现在,应援会筹钱已成常态,资金羁系中的问题也屡见报端。就在今年7月,“101集资被查”一度登上了热搜榜。有媒体消息来源,缔造101粉丝集资应援历程中,有“粉头”打着为爱豆决赛打榜的名义,集资后卷款跑路甚至购置了海景房。

小敏以为自己还算幸运,由于加入饭圈4年,还没遇到过跑路的事。对“集资应援”中的猫腻,她也相对宽容,“我们需要做这些事的人,把他们(筹款提倡人)逼走了倒霉于饭圈稳固,由于大粉有话语权和招呼力。”

粉丝不追究,饭圈集资的灰色地带是否就无人羁系?北京市同创状师事务所袁时光状师以为,“集资应援”提倡人需对众筹行为的真实性、正当性及众筹资金使用情形卖力,提倡人不能存在挪用、侵占众筹资金的行为。如提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(如携款跑路等),接纳虚构事实或遮盖真相的要领骗取众筹资金,可能会涉嫌诈骗等刑事犯罪。

最终,小敏所在的应援会,共买了5000多块灯牌,“买了灯牌还不够,究竟举灯牌需要人头”。各个应援会要提前确定各家应援区域,确定加入人数并抢票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从小敏提供的一张“演唱会应援划区图”上看到,演唱会现场3.2万个座位被用差别颜色分区,都被5家应援会粉丝抢票预定。小敏所在的应援会,有四五千人加入助阵。

“能招呼的都去了,票很难抢!”小敏通过抢票平台以1880元的价钱抢到了内场前排的票,又自掏腰包买了3张山顶票(看台票)送给不是粉丝的朋侪进去帮助举灯牌。送给朋侪的3张票花了3000多元,但为了爱豆小敏以为值。

“给爱豆花钱自身获得极大的知足感,从心理学角度剖析,是他们的需求条理已经到达单向支付就能获得极大知足感和快感,深条理挖掘就是自身的价值观。”数字经济智库研究员王超以为,深度粉丝会把自己的价值导向和爱豆捆绑在一起,在追寻的历程中由于羊群效应加入应援团,各人有同样的目的去做一件事情的时间,这就是他的知识系统,他就会潜移默化地受到这个群体的影响。

面临粉丝的强盛应援,明星反映不尽相同。同样在今年,朱一龙事情室曾在微博发出谢谢和致歉信,决议把后援会集资的几十万元应援费所有退还,引发关注。“从执法层面看,粉丝自愿集资,提倡人筹款后纵然跑路,明星确实不知情且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形下,并不需要负担民事责任。”袁时光状师说。

在做视频编导的“手艺粉”李雪静看来,明星此举源于“粉丝行为偶像买单”。她以为,应援费是在烧粉丝的钱,明星知道后要求退回可以明白。“由于许多粉丝应援属于自觉行为,明星并不知情,也没有一个透明的粉丝治理及财政机制,这就引起许多类似于粉头卷钱跑路、中心赚取回扣利润的事情发生。粉丝烧钱应援一旦泛起问题,极易引起粉丝之间的骂战,还会影响到明星艺人自己,这都是明星应该思量的因素。”

相对于一些为了曝光、着名、炒作,需要粉丝应援的明星,李雪静更关注那些用演技与唱功语言的明星,由于他们愿意沉淀下来。“粉丝需要理性,只有作品才是明星的驻足之本。”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袁瑞

责任编辑:

分享到:
[打印]     [关闭]
联系我们
电话:010-68392247
传真:010-68336025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
邮编:100048
 赣ICP备151272号-6 | 京公网安备:110401041244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